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强暴小说  »  姐奴妹主 1
姐奴妹主 1
 房间里的挂钟正嘀嘀嗒嗒的响着,屋子里没有一点儿别的声音,因为这里只有我一个人,而我现在的样子又什么声音都不可能弄得出来--我正被结结实实的绑着,身上一丝不挂,麻绳紧紧的勒在雪白的肌肤上,嘴里也塞着口球儿,口水静静的顺着脸颊流到地下铺着的棉被上。 

  这屋里没有任何家具、也没有床,地上铺满了棉被、毛毯和枕头,铺的厚厚的好几层,软软的绵绵的,只要躺下来,不管往哪儿一钻都能睡。屋子很小,大概只有十平米左右,四白落地,也没有窗户。其中一面墙上,钉着一根细细的长长的铁链儿,链子另一头,锁着拴在我脖子上的狗环儿。另一面墙上有一扇门,不过,我从来不碰那门,我从来也不出去。这间屋子,就是我的全部,而我,是属于我主人的。 

  我正在等主人回来。主人,同时也是我的妹妹,和我一起同时出生的双胞胎姐妹。 

  看了看挂表,我知道主人就要回来了,妹妹好像在哪家医院里当护士,一下了班儿,从来不在外面耽搁,也没有男朋友,总是马上回家,回到这个囚禁着、饲育着我的“家”里来。 

  我每天都生活在这里,是什么时候妹妹变成了自己的“主人”的呢?…已经忘了,我们从什么时候开始住在这里的呢?不知道…好像已经住了有七、八年了,却又好像才刚刚三、五个礼拜。这里又是什么地方呢?…妹妹曾说过,是家里的一间地下室,别的早记不太清了。不过没有关系,反正我以后也不会到外面去。除了主人,什么事儿都与我无关。 

  主人还没有回来。等待主人回家,是我每天的功课之一。也是一天中最寂寞的时候,主人每天早上出门之前,都会把我牢牢地绑起来,捆绑的方法,各种各样,有时穿着衣服,有时脱的光光的,有时把两条腿并在一起,有时却分得大开,还有的时候,在我的阴道里、肛门里,满满的塞上一两个震动器,装足了电池,一开就是一整天,等到妹妹回来时,我已经在高潮中昏过去不知多少回了,淫水流的足足湿透了身下两层棉被。 

  今天,虽然只是很普通的把腿分成“M”型绑着,阴户里也没有插入什么别的东西。但就在早上主人出门的时候,曾给我灌了整整两大杯混合着主人尿液的桔子汁儿,主人还笑着吩咐我等她回来之后,才能当着她的面儿尿尿,又说,如果回来时,地下的被子让我尿湿了,下次就要让我灌了肠等她。 

  被灌肠之后,绑起来等一天的感觉,可实在受不了。灌肠本来是很舒服的事儿,我和妹妹虽然都很喜欢,也几乎天天都做,可要是憋的时间一长,就不一样了,肚子里疼得好象撕裂了一样,肛门承受着小腹中巨大的压力,肌肉酸麻的都没了知觉。 

  我们只这样弄过一回,那一天,还在我肛门里塞了个塞子。要不是妹妹回来的早,我疼得都差点儿恨不能咬舌自尽了。从此以后,这“长时间灌肠”就成了主人要惩罚我之时的一项“酷刑”了。 

  今天不是灌肠,而改成憋尿了。 

  肚子里喝了两大杯水,早上还好,一到中午,尿意就冲上来了,一直忍到了下午,只觉得膀胱里满满的全是尿液,涨的鼓鼓的,好像肚子了塞了一个皮球进来,尿道口憋得通红,不住的抽搐。全身的力气,都用在小腹上,和那想要冲出体外的尿水对抗着,牙咬的紧紧的,苍白的樱唇不停的打颤,浑身的汗水流个不停。 

  默默的计算了一下时间,知道妹妹就要回来了,胜利在望,心里不断的给自己打气加油。 

  终于,主人回来了,一连串急促的脚步声,从门那边传了过来,是跑着下楼时的声音,由远到近。这声音是我每一天最熟悉最期待的,随着这声音的来临,主人对我一天的蹂躏和宠爱,就又要开始了喀喇一声,门被打开了。主人沐浴在我那充满期待和爱慕的目光中,微笑着走了进来。 

  这就是我的主人、我的妹妹,正值十九岁花样年华的少女(我的年龄当然也一样),充满着青春的气息,真是天生丽质,美不胜收,一脸的眉清目秀,绝不会输于任何一个女明星,柳叶似的细眉,樱桃般的小嘴,白皙的肌肤,晶莹剔透,柔软滑腻,眼睛又大又亮,水灵灵的,如同两颗闪亮的宝石,身材亭亭玉立,苗条纤细。 

  主人走进来后转身把门关好,看了看被绑在那里一动不动,静静的躺在地上的我,见我已是憋的满头大汗,一脸哀求的目光。忍不住笑了起来。

  “小乖乖,今天也老老实实的等我了吗?” 

  “…呜…呜…嗯…嗯…” 

  我勉强哼哼着,从塞着口球的小嘴儿里,只能挤出几声简单的呻吟。 

  主人又媚笑着瞄了我一会儿,知道我快忍不住了。 

  “好姐姐,再等一会儿,我这就来!”说完,主人就开始解身上的扣子,三两下就把衣服脱了个精光。 

  主人从小就叫我“姐姐”,当了我的主人之后,还是很亲热的“姐姐、姐姐”的叫个不停,从不改口。 

  当我问到的时候,主人说:你本来就是我姐姐么。于是,我就管自己的妹妹叫“主人”,管自己叫“奴婢”。而这当主人的,就管自己的性奴宠物叫“姐姐”。 

  主人和我平时都不大穿什么衣服,反正这间屋子里一直都很暖和,除了我脖子上戴的狗环儿,从来不摘下来以外,这时就都是光着身子的了。 

  一脱光就可以看出来,我和妹妹真不愧是由同一个卵子分裂出来的双胞胎,全身上下,竟是完全的一模儿一样儿,只是脸上的气质稍有不同罢了,主人更加活波,英气勃勃的,而我,则多了几分文静,显得委婉娇顺。 

  但是,任何人只要见到我们,都能立即将两人分辨出来,我们有一个最大的不同!那就是--主人有着完整的手脚四肢,而我,却没有双手!不光是一双手,我的整条胳膊都被截肢了!从肩部开始,往下就什么都没有了。在原来联结手臂的地方,只有小一片粉红色的疤痕,但如果不细看,也绝对瞧不出来。我可不是天生的残疾,本来,胳膊还在的时候,我很喜欢手淫的,每天都做,可是自从… …啊!这些以后再说吧!实在忍不住了!这泡尿儿都快要憋死了! 

  “好姐姐,我来帮你把口球拿出来,好不好?” 

  主人脱光了之后,便走过来在我身边蹲下,一边轻轻的抚摸着我乌黑的长发,一边伸出舌头来,把我脸上那些顺着口球流出来的唾液,温柔的吸在嘴里,舔的干干净净的。 

  接着,主人解开我绑在脑后的带子,把口球从我嘴里拿出来。 

  “…主人… …主人…”总算可以出声了。 

  被塞了一天的小嘴儿,这时都有点麻痹了,结结巴巴的说不出话来。 

  口球上粘满了我的口水,滴滴嗒嗒的直往下掉,主人连忙张开小嘴儿,全接在口中,又伸出舌头,将口球仔仔细细的舔了个遍,把我的唾液都吸在嘴里,好好的品了品味儿。 

  “主人!…我…我…主人…我要尿尿!”我羞红着脸对主人恳求着说,作为主人的性奴和宠物,没有命令,是不能随意大小便的。“求求主人,…让奴婢尿尿…”憋了一整天了,虽然从自己嘴里说出“尿尿”这个词儿来,让人十分害臊,但也实在忍不住了! 

  “嘿嘿,姐姐憋了一天了,快不行了吧!”主人一脸的淫笑,一点也不像一个十九岁女孩儿的笑容,倒和那些好色的中年老头子又几分相似。 

  主人又看了我一阵儿,然后说:“那好吧!就让你尿出来吧。不过,可不能糟蹋了… …” 

  没想到主人出乎意料的很爽快就答应了,让我心里一块石头落了地。 

  大概主人也看出我真的受不了了吧。主人还是很疼我的,从不会做出让我过分难受的事儿(个别一两回除外),毕竟是自己的亲姐妹。 

  主人扶我坐正,也不解开绑着我的绳子,靠过来亲了我一下,说:“好了,姐姐你开始尿吧。”接着便低下头,把脸凑在我那被牢牢拴住得的两条腿之间,张嘴紧紧的吸住我的阴唇,轻轻的舔了起来。 

  主人的舌头,又热又软的,塞在我的阴唇里,不停的在尿道口上蠕动着,一阵酸溜溜的快感,冲便全身,小腹中忽然没了力气,开始轻轻的颤抖。 

  终于忍耐不住了,那酸麻的感觉越来越强,和强忍着的尿意混在一起,冲击着我的阴户“…主人,奴婢要出来了!”我的声音也在不断的打颤。

  “…嗯…”主人哼哼了一声,把嘴和我的阴户贴的更加紧密,又将舌头狠狠地插入了我的阴道。 

  快感猛地传过来,我浑身一阵抽搐。如同激流般的尿液呼啦一下子,都冲入了主人的嘴里。 

  还没等主人将满嘴的尿水咽下去,那淡黄色的液体,已经奔腾着,从主人的嘴角喷了出来,溅在主人雪白的脸上,也洒在我的小腹和大腿上。 

  主人大口大口的吸允着我的阴户,将那些从尿道中流淌出来的液体,全部喝了下去,“咕咚、咕咚”的声音,整个屋子里都听得见。被主人舔食着尿液的我,不由得兴奋起来,阴道里酸酸麻麻的,淫水儿也涓涓的流淌了出来,都被主人一起吸在嘴里憋了一整天的膀胱,这时终于轻松了下来,身子像泻了气一般软软的躺在棉被上。 

  这时,小便终于都尿完了,主人没有咽下最后一口尿液,而是满满的含了一大口,抬起头来,冲我微笑着眨了眨眼,我完全明白主人的意图,迎着主人凑过来的樱唇,我也勉强挣扎着把自己红扑扑的小脸送了上去。 

  四瓣儿鲜艳的小嘴唇儿,紧紧的贴在了一起。主人把嘴里的小便缓缓的渡入我的口中,咸咸的,还带着一点儿臊味儿,好喝极了!我使劲儿的吸允着,一滴都没有浪费,我又把舌头伸进主人嘴里,细细的舔遍她口中每一处角落,贪婪的品尝着那混合着自己小便的唾液。 

  主人让我喝完了自己的尿液,知道我很喜欢,于是又干咳了一下,清了清嗓子,衔了满满一嘴的口涎吐沫,连着自己的舌头,一下子都捅到我的嘴里来。 

  两条软软的小香舌,纠缠撕咬着,都泡在那一嘴又滑又腻的粘液里,不停的互相摩擦、蹂凌。 

  自从我的双臂被截肢以后,全身似乎变得更加敏感了,光是这样和主人吸允亲吻着,都让我觉得快感正一阵阵传过来,就好像在用舌头性交一样,浑身轻轻的发抖。 

  主人待我将嘴里的唾液咽下,抽出舌头,放在我脸上舔了起来,主人的舌头,沾满了粘粘糊糊的唾液和尿水,在我脸上到处游走,暖融融的舒服极了! 

  主人用舌头缓缓的抚摸着我的睫毛和眼皮,我轻轻地把眼睛睁开,好让主人的舌头温柔的舔在我的眼球上,眼睛珠儿直接被舌头舔在上面,酸酸的,痒痒的,感觉好舒服,尿水和唾液混着流出的眼泪,粘粘的腻在瞳孔上,看出来全是一片朦朦胧胧的。 

  我不由得的呻吟了起来,“…主人…啊…好痒呀…啊…啊…主人…奴婢…好舒服…啊…呀眼睛好痒…啊…啊…啊…舌头…好滑…啊…啊…好舒服啊…呀…啊…”我浑身微微的颤抖着,阴道里的淫水儿也不停地流着。两片娇嫩的阴唇更是一张一合的抽搐着。 

  主人在我脸上随意的允吸,眼睛、鼻子、耳朵,到处都细细的舔了好几遍,粘粘的沾满了唾液。肌肤特别敏感的我,在主人的舔吸玩弄之下,这时已是烧的满脸通红,热潮涌遍了全身上下。阴道里又麻又痒的,流淌出来的淫水儿,顺着大腿,洒的棉被上星星点点的好一大片。光是舔吸和亲吻,主人就已经把我弄的快要高潮了。 

  主人咬着我白白嫩嫩的耳朵,细声细气的笑着说:“姐姐,很舒服吧!下面可该到你了,我也是‘憋’ 

  了一下午的呦…”说着,嘻嘻的笑了起来。 

  我当然知道主人要做什么,脸上羞的红红的,心里却不住的兴奋起来。 

  “…是…奴婢…让奴婢伺候主人”我娇喘着看着主人,目光中满是渴望和期待的喜悦。 

  由于我没有双臂,又被绑着,自己无法站立起来。于是,主人把我的绳子解开,扶着我跪坐在棉被上。 

  我把腿并在一起跪着,臀部坐在自己的脚上,抬起头廷起腰来。主人把腿分开着站在我的面前,淫户压在我的脸上,尿道正对着我张开的小嘴儿。 

  我伸出舌头,在主人的阴唇上深深的亲吻着。主人的味道从舌尖儿上传过来,有点酸,甜蜜蜜的,带着一丝腥腥的尿臊味儿,我最喜爱主人的这种味道了! 

  “姐姐!我要尿了哦!准备好。”主人说。 

  “是!奴婢服侍主人了”我把嘴张的大大的等着。